暮輓

嘉金是世界的宝藏✪

产出辣鸡滴大龄吃土智硬暮
吃金右。
请给这条咸鱼评论!

和 @線性代數 一起玩了嘉金问卷_(:з」∠)_
题目是从纸茶那儿顺的!

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(半夜土拔鼠尖叫
我爱四可老师T T颜色太好看了!!!(光速去世

搞事可:

以飞快的速度激情摸嘉金(〃'▽'〃)!!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嘉德罗斯放下狠话:“我都还没跟你算账,半夜偷袭,说,怎么解决?”

 被轻易制住了双手,金紧张地贴住床面,一副随时要暴起逃走的样子,胆战心惊地等着嘉德罗斯的家暴。

 “……让你正大光明袭回来?”金试着露出一个尴尬而不失傻白甜的微笑。

 本以为嘉德罗斯会一阵敲打讨债回去,金等了半天,却...

发个粗糙的段子混更。


-嘉德罗斯给金吹头-


“困就给我把眼睛闭上。” 


嘉德罗斯手里是金那黄澄澄的头发,洗净后服服帖帖地黏在他耳边,露出白嫩的耳尖,多了几分慵懒式的乖巧。


一顿一顿点着头的金含糊地应了,他抓着抱枕耷拉下眼皮,眼前却还是嘉德罗斯。闭眼前的嘉德罗斯在给他吹头,闭眼后却像在抱着他,暖出了幻觉……


嘉德罗斯的呼吸混着热风扫过金的额头,他捻着金滴答着水珠的发丝,手法罕见的温柔。


不想再一次听这个渣渣叫嚷“轻一点”,嘉德罗斯尽量放慢了动作,和平日里瞧不起人的嚣张印象出入颇深。如果旁人看...

【嘉金】尘星摆渡

OOC是我的特产

我流尬甜嘉金

设定是 @RIEN球又长月半了(゚Д゚≡゚Д゚) 家的星空嘉金……!试着毁一把w

前面有点意识流,后面能看懂的!(大概


01


金于一片虚空见到了凹凸大赛中提前退场的嘉德罗斯。


死后的世界里他有星辰作伴,永生为期。


在那之前,嘉德罗斯坠入岩浆,如昙花般绽开最炙热的色彩,转瞬熄灭却是无声无息。金流下的泪浇灌枯萎之花,雨露却唤不醒他,嘉德罗斯睡着了。甚至没能倒在金的臂弯里。


而如今,褪去轰轰烈烈,星辰为王加冠、庆贺引领亡者的引路人诞生。...

【嘉金】恋欲明示(下)

OOC是我的特产

我流尬甜嘉金


【abo车……将就着吃吧,不太好次()】

 拖了几天才改好,我对不起茶爹……!大概是没有写车的才能……。T T


喜欢请留评//w//

【嘉金】单向列车

OOC是我的特产

突发短篇

我流尬甜嘉金


01


这大概是最后散场了。


“嘉德罗斯,你往哪边拐?”


“右边。”


不透光的玻璃映射出那张没什么表情的脸,金看着他,轻描淡写地接了句:“哦,我往左。”


干巴巴的对话,金却怎么也说不出那句“再见”。


好像他们总是这样各奔东西,习惯了分别,却没来得及习惯伤感。


于是他安静地等车,无声地与嘉德罗斯分道扬镳,在毕业的日子里。典礼结束了,狂欢结束了,他和嘉德罗斯也结束了。


大概是这样一个无趣的单恋者的故事,漂游了四年,港口明明是空的,却不收他,或者说,他连去停泊的勇气都没有。金想拿出平时的拼劲,却感觉...

金宝算数都不会这个……写个段子安慰大家T T

不知道能不能甜到……机智小可爱没有了窝也很心痛()

【嘉金】恋欲明示(上)

OOC是我的特产

我流尬甜嘉金

ABO

本来是车……然而激(笨)情(蛋)打(互)架(啄)的部分一不小心拖太长了(跪
车在(下)还没改出来T T

@老闆來一坨抹茶奶凍  茶爹生快!!!!


“来打架吧,嘉德罗斯!”

猝不及防地,野生的金出现了。

听见这蠢得要死的声音,嘉德罗斯不用看都知道,是那个一碰见他就老想着打哈哈溜走的Omega没跑了。每次逮金他都会交一大笔智商税,还真没想过,金会主动凑过来找打。

“你是闲出毛病了还是皮痒?”嘉德罗斯哼了声,只停了脚步,甚至都没回头,没什么要搭理金的意思。

“就是突然很想和你打一场!你不是缺对手吗,看我怎么样?和格瑞比,可能暂时...

金天使生贺嘉金cp向礼物主题搞事无料工事中

4无料的印调!节选太羞耻惹……我是混进去拉低水平滴hhh

末色纸茶:

占tag致歉。



字数6000+,无工艺全道林印刷。


封面……熊爹还在画_(:з)∠)_上色的话可能会加个珠光纸叭。


姑且算是一个粗糙的印调,因为staff全体都拿不准要多少(。)


可能会拿到展子上去交换,请自觉报名(x)



★以评论为准。


★无料暂且仅用于交换,staff自用的话就随意啦(x)


★想要在展子上交换的请带上品名w(例如:吧唧/文本/漫本等)



以下stff...

【all金】逐金成瘾08(哨向)

OOC是我的特产

我流哨向Pa

从零开始的攻略史


08


世人将哨兵向导划分阶层,他被归入相对弱势的向导。又将强者弱者区别对待,他以后者的身份成了平凡的努力家。


与金相遇前,紫堂幻的确是认清了自己的定位的。


而现在……


“这是最后一部分了。”


指挥斯巴达小队行动的紫堂幻喘了口气,精神力从他指示方向的指尖一点点爬走,仿佛被掏空。

镜片氤氲,于隐隐绰绰间,紫堂捕捉到一旁金无聊的哼哼声。脆生生的,离变声还有一段距离。调子忽上忽下,音准跟金玩起了捉迷藏。荷兰兔都忍不了金突然放飞自我,整只兔都不好...

1 / 4

© 暮輓 | Powered by LOFTER